西湖文章网,希望各位能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

当前位置: > 科技 >

邓智毅:以科技力量和数字技术助推金融科技迭代发展

时间:2019-06-30 10:27来源:admin 作者:admin 点击: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邓智毅

  展望未来,中国的金融体系会变得更加全面,金融服务、金融产品会更加丰富和细分,科技迭代发展将成为金融业务的最基本内核。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集体学习中的讲话指出,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要深化对国际国内金融形势的认识,正确把握金融本质,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坚决打好防范化解包括金融风险在内的重大风险攻坚战,推动我国金融业健康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金融业发展取得了历史性成就,特别是近十年以来金融业的快速发展,支撑了中国经济的长期高投资和高增长。金融业的历史性变革,使我国基本建成了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具备活力和国际竞争力的现代金融体系。

  当前中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为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为了有效应对贸易摩擦升级、国际经济不确定性加大及其可能给中国带来的外部压力和外部冲击,金融业要坚持“做好自己的事情”,要打造和提升金融作为国家的核心竞争力,重视科技和金融的结合至关重要。

  一、我国整体科技实力已有了显著提升

  “科技兴则民族兴,科技强则国家强”,科技创新是提高综合国力的关键支撑。改革开放41年以来,从“向科学进军”到迎来“科学的春天”,从小平同志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到“再穷不能穷孩子,再苦不能苦教育”的全社会重视科教,加上我国巨大的国内市场支撑,我国科技水平有了长足进步,科技实力有了显著提升。“原创”、“关键”、“引领”等词语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中国科技的词典里,科技领域不断崛起新动能,一些重要领域已跻身世界先进行列,某些领域正由跟跑向着并跑或者领跑转变,支撑我国综合国力大幅提高。

  截至2018年9月,我国近十年“高被引”论文24825篇,比2017年增加23.3%,占世界总量17%,世界排名第3位。什么是“高被引”论文呢?就是同年度同学科领域中被引频次排名位于全球前1%的论文。在《科学》、《自然》、《细胞》这三大国际公认的享有最高学术声誉的科技期刊上,2017年刊登中国论文309篇,排名世界第4位。2018年,我国研发人员总量预计418万人,居世界第一;发明专利申请量为154.2万件,授权量43.2万件,居世界首位。经过40多年的培育、积累,我国科技创新水平正加速迈向国际第一方阵,前沿科技研究能力已经进入世界前5位,应该说比较客观。我们要有这个自信,我国的整体科研实力正处于一个爆发前夜,需要我们继续负重前行。

  二、数字文明正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我们走来

  从一个历史的长镜头来看,对于文明的划分有不同维度、不同角度以及不同提法,但通过提炼,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主要是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是农耕文明,第二个是工业文明,第三个是正在进行或者已经拉开序幕的数字文明。与之相对应的经济形态也有三种:农业经济、工业经济和正在兴起的数字经济。

  所谓数字经济,是以数据资源为重要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为主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融合应用、全要素数字化转型为重要推动力,促进公平与效率更加统一的新经济形态。

  为什么说是一种新形态?因为它可以对现有存量要素进行全新的组合,形成一种崭新的生态和分布。数据具有可复制、可共享的特性,能够无限增长和供给,可以通过市场自由交易并创造财富,信息传播技术的更新升级促使数字信息成为了重要的生产要素。当数据信息的规模巨大到无法通过人脑甚至主流软件工具进行分析时,数字技术能够保证在合理的时间内达到撷取、管理、处理、整理数据信息并帮助企业作出科学决策的目的。目前,全球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正在萌发,以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正加速向各领域广泛渗透,与传统产业深度融合,提高了资源利用效率,降低了资源配置成本,培育了新的经济动能。

  根据《光明日报》报道,2017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27.2万亿元,占GDP比重为32.9%,数字经济领域就业人数超过1.7亿人,成为吸纳就业的重要渠道。预计到2020年,传统行业的数字化改造将为中国带来超过40万亿元的总市场规模。数字经济正在开启一次重大的社会转型,带动人类社会生产方式的变革,生产关系的再造,经济结构的重组,生活方式的巨变。区别于历次社会形态,数字形态很可能同时作用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同时作用于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消除信息不对称和作用力滞延,甚至达到天下大同的境界。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把数字经济、数字形态定义为数字文明一点不为过。

  三、金融科技正从第一代向第二代进化

  金融科技第一代主要是金融与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的结合,即“金融+互联网”或“金融+IT”。信息科技对传统金融的影响我们已经有目共睹。信息科技作为经济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毫无疑问会对金融产生巨大影响,金融领域的改革在技术层面上更多地体现为信息科技的发展和运用。从20世纪60年代的信用卡,70年代80年代的借记卡、自动柜员机和电话银行,到90年代的债券和资本市场新兴金融产品,世纪之交的无网点互联网银行,再到现在随着手机等移动设备的普及带来的支付新潮,都重新定义了我们获取金融服务的方式。以至于在偏远地区或经济欠发达地区的人们,这些过去被“忽视”的群体,现在都成为了金融业务的真实用户,显著扩大了金融服务的覆盖面。

  技术赋能金融只是开端,技术让金融更好地服务和推动商业及生活才是真正的发展方向。随着大数据的急剧扩张,金融门槛空前降低,金融边界被不断拓宽。许多金融科技企业以其智能化、垂直性及对客户和市场的了解,开始介入传统金融机构的金融体系。这种介入目前更偏向于实际金融业务的后端,类似于“灌溉渠”的作用,把“水库”里的水引向农田与庄稼,使信贷等金融服务下沉到有需求的长尾人群。中国现在有微信和支付宝这两个超级手机应用,通过不断更新算法和模型,重新定义业务,收集和拥有了海量的用户线上线下生活中各个方面的行为数据,包括移动支付、网购、个人信用评分、贷款、生活账单、交通出行、餐饮,以及医疗挂号等,借此为客户提供导向型、定制化的服务,让产品和时代接轨,不断丰富互联网和移动支付场景,建立了一个完整的金融生态圈。支付宝背后的蚂蚁金服拥有几千人的专业科研团队,不断尝试寻找新的方向进行创新,这样的技术团队人数规模已是传统银行和金融业的好几倍。